長袖子〃依賴,本來就是一種墮落。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剛剛猜對密碼了呀呼(滅)

[ Yai Luo: 直直往下掉的代碼 ]

不知道為何想從這個談起,大概是因為這樣的心態日益嚴重的關係。
因為這樣的傾向太嚴重不得不命名,為此感到有些悲哀。
人有時候就是會鑽牛角尖把自己往死路裡逼,明明痛苦的會是自己本身依舊樂此不疲(?)
像是要挑戰那種瀕臨臨界點的極致焦慮和絕望一樣。
無意識地重複追尋瀕死的痛苦,然後自我拯救,而後又頹廢墮落等死的糜爛迴圈。
所以是自尋死路的Yai Luo
繼續閲讀
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
輸入密碼
放完了糜爛的春假後,回到了學校面對現實(?)
一堆高高必須要讀卻還沒碰過的書依舊疊在桌上我現在手邊。
每當我嘗試著要翻開書時,總感到一股阻力(!),當然就是自己內心的墮落。

我嘗試透過做筆記來使自己專注在書本上,但每當我面對自己所寫的字,就會不禁分神去回想起那些潛藏在我字跡之中的斑駁影子。
繼續閲讀
// 主頁 // 下一頁 >>
Powered By FC2 部落格. copyright © 2017 [[ Long Long Sleeve ]] all rights reserved.
自我介紹

什榮

Author:什榮
烏羽色/ 誰的縉連
時而濫情、時而慘淡的字跡中藏有許多人的影子,因為割捨不下,終成了四不像的扭曲字體。

文字障礙重症治療中。此處閒置零散片段,字句零碎不全抑或修改痕跡甚多請見諒。
Something may never be true from heart but ambiguous remarks remained.
LIMIT: Only the translated by Feng Yan is allowed.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
最新引用
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